天演背后

天演背后

06月 04, 2020 阅读 喜欢 0

  车轮印外还有两个人的脚印,里面堆积的雪比车轮印里还要薄许多,甚至都没有覆盖完整个脚印,果然,里面来了两个人。

  更为奇怪的是,这两对脚印之前尚且较浅,到了门前脚印忽然变得极深,不少泥土甚至翻了出来,看来他们不想让人发觉有人进去了,是直接跳进去的,可惜顾头不顾腚。

  白皎冷得想跳脚,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按住了她,林曲的声音压得很低:“你开车往前走一段,我一会儿就来。对了,声音能有多大就多大。”

  白皎依言上了车,排气筒突突地吐着尾气,白皎大声说道:“这儿没人,咱们去下个地方吧!”林曲也大声地应了一句,随即隐藏了自身存在。

  在和西坎他们对练的时候,她不仅教他怎么打架,更是教他怎么隐藏自己的气味和声音,释放感官,此时他隐匿了气息,便和一块坚冰硬石无异。

  感官覆盖住了整个寺庙,虽未进去,这里的走道回廊他也已经如走过了几百遍一般。

  禅房里,王悦和郭东正在收拾地上的痕迹,王悦把碎掉的木门从门框上取了下来,郭东捧着灰洒在断裂处和地上灰尘有脚印的地方,这里年久失修门板脱落均是正常,但是这样被活生生撞裂却不正常。

  门外忽然响起鬼火摩托的声音,两人均想老大只安排了他们两人来这里,不可能是他们的人,别的车队更没可能摸到这里来,不过老大提醒他们要防备一个叫林曲的,总之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两还是停了下来。

  片刻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,是大哥前女友白皎!两人面对面看着对方,均是又惊又喜,但是一个陌生的男生却回应了白皎,这什么意思?听他们俩的话似乎是来找老大的,难道这个白皎是怕以后上了大学老大去找她麻烦,所以找了打手来威胁?

  王悦和郭东同时想到这上面来,往地上啐了一口,听着摩托车开远了,王悦低声说到:“这个贱人。和老大分了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老大是那种人嘛?”

  郭东表示赞同,:“这些女的越来越厚脸皮了,她一个女的读那么多书干什么?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她还装模作样地要考什么大学,和老大分了手,我看她是要找新欢!”

  王悦一边继续拆门板,一边说道:“不过嘛,那个白皎人长得可以,又有钱,哪个男的不想往上扑,财色双全呢。”

  郭东把手里的灰一扬,横眉竖目:“我们老大是那种人嘛?那个白皎还有个弟弟,家产肯定是他的,她现在就是零花钱多点儿,以后,不,现在有咱们大哥有钱嘛?”

  “是是是,快把那个观音脸上的血给抹了,看着吓人。”

  郭东洒完了灰,扯一块破布,走出门外去抓雪来擦掉血迹。